line 首 页 line 新闻中心 line 法学园地 line 法官风采 line 审务公开 line 普法天地 line 执行动态 line 魅力修水 line 法院概况 line 法律法规
   法学园地 -> 裁判文书

民事判决书

(2004)修民初字第915号

    原告:姚文虎,男,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出生,汉族,原江西省水电二处职工,现住修水县马坳镇游段村五组。

    委托代理人:陈心欢,江西东太律师事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姚岭,男,成年人,系原告之子。

    被告:江西华信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南昌市阳明路402号。

    法定代表人:李穗春,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胡瑾,江西赣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九江分公司。

    法定代表人:冷锐勇,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小红,该公司职工。

    被告:姚文亮,男,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出生,汉族,农民,住修水县马坳镇油段村五组。

    被告:车慰娥,男,一九五二年九月出生,汉族,农民,住修水县马坳镇油段村十组。

    原告姚文虎与被告江西华信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公司)、被告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九江分公司(以下简称联通公司)、姚文亮、车慰娥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和被告华信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联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以及被告姚文亮、车慰娥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姚文虎诉称,二00四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原告发现在马坳镇游段村姚家屋背有一颗被风吹倒的大古树压在被告联通公司的光缆线路上,便通知了联通公司。次日上午,被告华信公司修水维修点派员工到达现场排险。华信公司的员工与原告等人协商约定:由华信公司以100元工资雇请原告等人完成锯断大树等相关工作。在作业中,原告不幸被光缆反弹飞起的断树击中头部,倒在水田中。由于冲击力太大,尽管原告戴有安全帽,可头部还是受到严重伤害。原告经住院治疗,花去治疗费29851.99元,经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医室检验,评定为五级伤残。原告伤后,经法院调解,华信公司先后两次付给原告治疗费用31000元。因原告受雇于两被告并在其指示的劳动中受伤,所以,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损伤共计245694.23元,其中,治疗费用29851. 99元,误工费6702. 34元(160日×876.75元/月÷20.93工作日/月,从二00四年七月二十六日至二00五年一月五日),住院伙食补助费1080元(45天×8元/天•人×3人),护理费70227.48元(评残前160天×25.73元/天•人×2人,评残后20年×876.75元/月×12月/年×30%,法医鉴定费200元,残疾赔偿金82817. 28元(20年×12月/年×575. 12元/月×60%),被扶养人生活费3815.14元(1907.57元/年×6年÷3),交通费10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元,抵除已付31000元,下差214694. 23元。

    被告华信公司辩称,被告与原告无雇佣关系,不应承担原告人身损害赔偿责任。事实是被告姚文亮因为怕华信公司的员工在排险时踩坏他田里的禾苗,而故意刁难,强行要求华信公司的员工给100元的工资由他来处理。华信公司的员工在无奈之下,只好同意。在排险的过程中,华信公司的员工采取安全保护措施,用大麻绳一端系在绷紧的钢线上,另一端系在已倒在田里的大树上。原告是帮姚文亮做事的,车慰娥与姚文亮是共同作业人。姚文虎自己认为经验足,而违规操作,不听华信公司员工的劝阻,最后因为钢线反弹,大树击中原告的头部造成伤害。所以原告系在为姚文亮工作时受到的伤害,与被告没有关系。原告的伤害应由姚文亮、车慰娥和其本人负责。另外,原告请求赔偿的治疗费用中,只应认定七月二十六日至九月八日住院治疗的费用28041.79元,误工费不能按月工资876.75元计算,住院伙食补助只能按一人计算,定残后的护理不能计算,即使要算护理费,也只能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法医鉴定费除原告支付了修水法院的200元外,被告还支付了第二次在九江中级人民法院的费用1350元,残疾赔偿金应以农村居民全年纯收入2457.53元计算二十年,即29490.36元,交通费只能认定500元,精神赔偿金不能重复计算,对被扶养人生活费3815.14元无异议。以上合计费用63737. 29元。被告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已先垫付31000元,支付鉴定费1350元,所以被告华信公司不能再支付任何费用。因原告是在为姚文亮做事时所受的伤害,请求追加姚文亮、车慰娥为本案的共同被告参加诉讼。

    被告联通公司辩称,本公司的一切传输线路维修均已承包给被告华信公司,并已订立了代维合同。合同约定由华信公司承担风险,故本案与联通公司没有关系。

    被告姚文亮辩称,姚文虎与姚文亮及车慰娥均系华信公司所雇请的临时工,共同为其排除倒在光缆上的大树,三人共同劳动,平均分配报酬。故原告的伤害系在为被告华信公司,联通公司提供劳务时所致,应由华信公司和联通公司负责。

    被告车慰娥辩称,本人系姚文虎和姚文亮邀来共同为被告华信公司和联通公司锯树的,原告的伤害与本人无关。

    经审理查明,二00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原告发现风将一棵大树吹倒压在被告联通公司的传输光缆上,出于对通讯光缆的爱护,根据电杆树上的电话号码打电话通知联通公司和华信公司。次日上午,华信公司派员工三人至现场排险,由于该光缆架经被告姚文亮责任田上空,要砍树可能毁坏姚文亮田里的禾苗,姚文亮、姚文虎遂与华信公司的员工协商,达成由华信公司付工资100元,由姚文虎、姚文亮二人砍树,华信公司的员工协助的协议。华信公司的员工用一根麻绳的一端系在被大树压弯的光缆上,另一端系在电杆底部,以防止在砍树过程中树的重量减轻钢丝反弹而造成危险。姚文亮、姚文虎在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因难度较大,凭二人的力量而没有其他工具难以完成任务,于是邀请有电锯的被告车慰娥来共同作业。砍完部分树枝后,车慰娥用电锯锯树时,姚文虎站在树上蹦跳,意在加速树的断裂,这时有人阻止姚文虎,说这样做危险,姚文虎认为自己有这方面的经验而不听劝阻。当树突然断裂光缆压力减轻时,麻绳绷断,光缆反弹,断树击中姚文虎头部,尽管姚文虎戴有头盔,但因冲击力过大,致使姚文虎受伤。

原告姚文虎伤后,当即被送往修水县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从二00四年七月二十六日住院至二00四年九月八日,共44天,花去治疗费用(包括各项检查费以及出院后部分中草药费)29851.99元。原告在住院期间,因无法支付医疗费用,于二00四年八月二十六日向本院起诉,同时申请先予执行治疗费用30000元。本院受理后,作出(2004)修民初字第915-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先予执行被告华信公司、联通公司30000元。二00四年九月六日,被告华信公司以原告提供的担保有瑕疵为由向本院提出异议。二00四年九月七日,经本院主持调解,华信公司与原告达成先预付治疗费用31000元(诉前已付16000元)的协议。本院于二00四年九月十日作出(2004)修民初字第915-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消(2004)修民初字第915-1号民事裁定书。因原告的伤情严重,法医认为须三个月后才能作鉴定,本院于是于二00四年九月十日作出(2004)修民初字第915-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本案中止审理,于二00四年十二月十三日恢复诉讼。二00四年十二月十三日,经本院法医室检验,评定原告姚文虎的伤残程度为四级,完全丧失劳动能力,部分护理依赖,收取鉴定费用200元。被告华信公司不服该鉴定,申请重新鉴定。本院于二00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委托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医室对原告姚文虎的伤情重新鉴定。被告华信公司预交重新鉴定费用1350元。二00五年元月五日,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医室作出(2005)九中法医鉴字第02号《法医学鉴定书》,认定原告姚文虎左肩关节、肘关节功能受限,左腕关节、手功能丧失,左下肢不全瘫,伤残程度属五级。原告姚文虎对此鉴定不服,认为该鉴定与实际情况不符,于二00五年元月二十日申请重新鉴定,二00五年二月十日又以筹措不到鉴定费为由而撤回申请。

    本案在审理中,被告华信公司向本院申请追加姚文亮、车慰娥为被告,本院依据被告的申请,通知姚文亮、车慰娥作为本案的被告参加诉讼。

    另查明,联通公司的传输线路的维护已由华信公司承包,并已订立合同,合同第八条约定:“在线路维护抢修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人身伤亡事故及车辆安全事故,均由乙方(华信公司)负责,与甲方(联通公司)无任何关系”。原告姚文虎的母亲熊福英出生于一九二0年八月,由三个子女扶养。

认定上列事实,本院采信了双方当事人相一致的陈述及证人姚活波、杨小明等人的证言,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九中法医鉴字第02号《法医学鉴定书》,原、被告提供的各种费用收据及原告领取华信公司31000元治疗费用的收条,联通公司提供的《传输线路代维合同》等证据。

    本院认为,原告受雇于被告华信公司,为其劳动,在劳动过程中原告受到伤害,被告华信公司依法应负赔偿责任。这是因为:一、原告是在受雇于被告华信公司的劳动中所受到的伤害;二、原告的伤害不是自己的故意所造成;三、被告华信公司对原告的劳动过程负有安全注意和劳动保护的职责义务;四、被告华信公司的安全防护措施不力(因麻绳的强度不够致使光缆反弹)。因此,基于上述四种原因,对原告的伤害被告华信公司必须负主要责任。被告姚文亮、车慰娥与原告系共同的劳动者,同时受雇于被告华信公司从事排除倒在光缆上的大树的劳动,彼此同工同酬,既没有主次之分,又没有利益关系,对原告的损害没有故意和过失,因此,被告姚文亮、车慰娥对原告的伤害没有责任。被告联通公司与被告华信公司的传输线路代维合同合法有效,被告联通公司对原告的伤害没有过错与过失,故被告联通公司在本案中不负责任。原告系有一定经验的成年人,应当预见到在违规操作中可能会发生危险而过分自信,没有尽到充分注意的义务,因此对自己的伤害亦应负一定的责任。

    被告华信公司对原告住院以外的中草药治疗费1810元应不予认定的答辩意见,因原告伤情较重,当时确系因医疗费用不足而出院,故原告出院后的部分治疗费用应予认定。庭审中,被告华信公司对新建县石岗派出所关于原告系城镇户口的证明提出质疑,但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反证,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但由于原告已经离开原工作单位,在原籍从事农业,故其误工工资只能以同行业的年收入标准计算。根据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九中法医鉴字第02号《法医学鉴定书》认定,原告左肩关节、肘关节功能受限,左腕关节、手功能丧失,左下肢不全瘫,在以后的日常生活中存在着一定的困难,部分生活活动必须依赖他人帮助才能完成,故原告定残后应给予适当的护理费用。原告提供的其亲属往返于修水马坳购买药品交通费1000元过多,本院采纳被告华信公司的意见认定为500元。原告住院期间须有一人护理,故其住院期间应予补助2人的伙食费。原告提出赔偿精神抚慰金5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本院确认原告的损害赔偿范围为:1、治疗费29851.99元;2、误工费2060. 8元(4700元/年÷365天/年×160天);3、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720元(45天×8元/天•人×2人);4、护理费5494.66元(45天×12.88元/天•人+ 2457. 53元/年×20年×10%);5、法医鉴定费1550元;6、残疾赔偿金82817. 28元(20年×12月/年×575. 12元/月×60%);7、被扶养人生活费3815.14元( 1907.57元/年×6年÷3);8、交通费500元,以上合计126809.87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之规定,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判决如下:

    由被告江西华信实业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姚文虎各项损失126809.87元的80%,即101447. 89元,抵除已付32350元,下差69097. 89元。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案件受理费和其他诉讼费用12880元,由原告负担6000元,由被告华信公司负担6880元,由原告负担的部分已预交,由被告华信公司负担的部分被告华信公司必须在本判决生效后立即交付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廖  祖  全  

                                  审  判  员 黄  治  友

                                  审  判  员 樊  友  凤 

                                 二○○五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樊  龙  辉   

庐山市法院网   柴桑区法院网   湖口县法院网   德安县法院网   都昌县法院网   永修县法院网   武宁县法院网
浔阳区法院网   庐山区法院网   彭泽县法院网   共青城法院网   修水县法院网   瑞昌市法院网   庐山法院网 

备案报警
举报电话:0792-7227240
举报邮箱:xsxfy722724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