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首 页 line 新闻中心 line 法学园地 line 法官风采 line 审务公开 line 普法天地 line 执行动态 line 魅力修水 line 法院概况 line 法律法规
   法学园地 -> 裁判文书

                            江西省修水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修民初字第1176号

    原告穆晓林,男,1981年9月出生,汉族,农民,住修水县庙岭乡上坪村五组。身份证号360424198109124818.

    原告蒋银花,女,1985年11月出生,汉族,农民,住修水县庙岭乡上坪村五组。身份证号360424198511206926.

    委托代理人周新满,江西中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修水县上坪水电站。注册号:360424310004275.

    负责人刘义付,执行事务合伙人。

    委托代理人匡利,江西东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修水县王府电站。注册号:360424310000731.

    负责人陈景水,执行事务合伙人。

    委托代理人樊斌杰,江西东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西省修水县小山口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注册号:360424210000718.

    法定代表人姚胜贵,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范建兴,江西华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穆小林、蒋银花与被告修水县上坪水电站(以下简称上坪电站)、修水县王府电站(以下简称王府电站)、江西省修水县小山口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山口电站)生命权纠纷一案,本院2011年8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11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双方当事人及各自的委托代理人均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穆晓林、蒋银花诉称,修水县庙岭乡上坪河的上游修建了上坪、王府、小山口三座水电站,电站截流时下游河床干涸,电站发电时则河水奔涌而下。2011年7月28日下午3时左右,二原告的女儿穆颖(5岁)与邻居小孩穆亚西(7岁)、穆刘阳(5岁)来到河边玩,突然上游电站发电大水毫无预兆滚滚而来,三个小孩猝不及防,被冲入水中,穆亚西、穆刘阳情急时幸得抓住河边竹子爬上岸,可是原告的女儿穆颖却被大水夺去了生命。原告认为,女儿的死亡不是因不可抗力的自然事件,夺走女儿生命的是三被告无节制、无规律的放水行为。三电站没有在河边路口设立安全设施,没有警示标语,没有放水的时间表,放水时无警报。三被告的行为是一种高度危险作业行为,三被告应对原告女儿死亡负连带赔偿责任。请求人民法院判决三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115771元,丧葬费14545.98元,交通费500元,误工费1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合计181817.18元。

    被告上坪电站辩称,原告所诉2011年7月28日下午3时许其女儿在河边玩耍时被发电大水冲入水中夺去生命与事实不符。2011年7月28日,小山口电站上午8点钟上网发电,上坪电站中午12点半发电,根据水流速度最迟1点半左右到达出事地点。原告提供的证据中证明2点钟左右穆颖等小朋友还在村民的吊瓜棚下玩,约在3点左右才下河玩。3点时发电的水早已到达出事地点。所以不存在诉状中所称的是被电站的水冲走而夺去生命的。本电站系合法的水电站,各种手续齐全。事发地点离本电站0.6公里左右,且不是我电站的库区,两边地势都高于河面1米左右,下游并没有一户居民居住。原告家离事发地点0.7公里左右,中间都是田地且只有一条小田埂小道至事发地点。同时我电站无库容,只有小山口电站发电我电站才能发电,即使我电站不发电,小山口电站的水也会流经事发地点,所以我电站不存在有开闸放水时间表和警报设施。原告的女儿穆颖年仅5岁,其发生不幸系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责任,与我电站无关。

    被告王府电站辩称,本电站是合法成立的电站,手续齐全。本电站对下游河道没有管理的权利和义务,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规定电站开机发电前必须给下游的居民给予告知和警示。本电站只有在小山口电站开机发电后才发电,本电站开机发电与否对事发河段的环境不会造成任何影响。原告女儿不幸死亡,系其监护不力所造成。所以请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赔偿本电站因此而造成的经济损失和名誉损失。

    被告小山口电站辩称,本电站开展经营活动未违反法律规定,也未实施侵权行为,不是本案的侵权主体。本电站是经批准注册的企业法人,所作所为均系依法进行的正常经营活动。本电站所处的位置与事发地点相隔近十里程,下游尚有两家电站,即使本电站发电,也不会使相隔近十里路程的事发地水位骤然上升。本电站在另外两电站的上游,本电站所承担的警示义务受限于自身电站与下游电站之间的区域,无法覆盖至原告住所地。本电站发电的水是流入特定的河道,而该河道系历史形成,并不构成对周围环境的高度危险。原告女儿为未成年人,属完全无行为能力人,父母为其的监护人,有义务保护其的安全。综上所述,请求人民法院查明事实,维护本电站的合法权益,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家住修水县庙岭乡上坪村穆家,离穆家约四、五百米的前面有一条河流,从穆家到河边有一条田间小小道相连。该河的上游依次建有小山口、王府、上坪三座水电站,分别为三被告所有。小山口电站有一座库容为1423万立方米的水库,装有两台水轮发电机组,开机发电时一台机组额定流量6.9m3/s,即每秒6.9立方米。王府电站位于小山口电站下游,距离约一千米,库容1.5万立方米,属引水式径流发电站,装有两台水轮发电机组。上坪电站位于王府电站下游,与王府电站河道距离约8千米,装有两台水轮发电机组,同样属于引水式径流发电站。王府电站和上坪电站依靠小山口电站发电的尾水发电,即只有当小山口电站开机发电时,王府电站和上坪电站才能发电。平常上述三电站不发电时,上坪河基本处于干涸状态,只有很小的水流流动,电站发开机发电时水流量增大,流速加快。上坪电站距离原告所在村庄穆家前面的河边约600米。被告小山口电站开机放水发电没有规律,开机放水发电没有通知下游相关单位及村民的记录,三被告电站均没有在相关位置设置警示标志,开机发电时也没有预警装置。

    2011年7月28日,原告之女穆颖(2007年4月出生)与邻居家的小伙伴穆亚西(7岁)、穆刘阳(5岁)吃完中饭后结伴来到河边玩耍,被上游电站发电的水流冲走而死亡,穆亚西、穆刘阳抓住河边的小竹子爬上岸来而脱险。据穆亚西小朋友的陈述,当日三小孩到河边折纸船玩,下河时水才没过小腿,没玩多久水就涨起来了。当时穆亚西叫穆刘阳去拉穆颖,因为力气太小而没拉住。上坪村当时参与了施救和打捞的村民证明,当日三位小孩吃完中饭后去河边玩,时间是2点到3点,然后被大水冲走。穆刘阳的父亲穆大院出庭证明,当时穆刘阳回来对其说是三人在河里玩时被涨起来的大水冲走了。

    另查明,2011年7月28日,小山口电站上午8时开一台水轮机发电,该时段有用功达到1731kw。据王府电站和上坪电站的运行日志记载(二被告提供),当日王府电站和上坪电站分别于上午9点和下午12.30分开机发电。原、被告双方均没有证据证明当日发电尾水何时到达事发地点。诉讼中,三被告委托修水县公证处于2011年12月2日到三被告电站进行现场勘验,其结果为:小山口电站当日七点四十七分开机发电,八时整有用功为1544kw;王府电站当日八点三十七分开机发电;上坪电站当日十二点十五分开机发电;十二点四十五分发电尾水到达事发地点,持续缓慢上涨到十三点零五分开始平稳。 

    认定上述事实,本院采信了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相一致的陈述,以及上述相关证据,且经庭审质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二原告之女穆颖于2011年7月28日被三被告发电尾水冲走而死亡的事实清楚,可以认定。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穆颖是先到河里而后才涨水还是先涨水而后穆颖才到河里?2、三被告对穆颖的死亡是否有责任?如有责任,如何划分?3、穆颖的监护人对穆颖的死亡是否有责任?对上述争议的焦点1,本院认为穆颖等三小朋友是先到河里然后才涨水。首先,穆亚西的陈述是:刚到河里时水才没过小腿,没玩多久水就涨起来了。其次,穆刘阳的父亲穆大院转述穆刘阳的陈述是:三人在河里玩时被涨起来的水冲走了。再次,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发电的尾水何时到达事发地点。对于村民证明在2点到3点之间三个小朋友到河边玩耍,这是一个发现穆颖不见了(没有回家)的时间段,具体三小朋友何时到河里玩耍谁也没看见,但穆颖等三小朋友吃完中饭后就出去玩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就是说,穆颖被水冲走的时间就是吃完中饭后到三点之间。王府电站和上坪电站运行日志记载的开机发电的时间,因没有其它证据印证,不能确定发电尾水到达事发地点的准确时间。按上坪电站的答辩意见可知,该电站发电尾水在1点半前到达事发地点,这与上述时间段相吻合。三被告所提供的修水县公正处出具的公正书所记录的内容,与事发当天的实际情况不一致:小山口电站2011年7月28日八时开机发电,其时实时有用功达到1731kw,而2011年12月2日该电站七点四十七分开机发电,到八点整实时有用功只有1544kw。但该公证书确定了从上坪电站开机发电需要五十分钟水势才能停止上涨,这说明事发当日上坪电站发电尾水至少应该在一点二十分左右事发地点才停止上涨。对于争议焦点2,本院认为三被告在事发河流上游建立水电站,对于下游的水流速度、流量的变化都有影响,特别的是何时开机放水发电没有规律、没有警报,给下游居民的生活带来不便且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三被告的经营行为虽然不是高度危险作业,但其的经营行为给他人带了危险。三被告是水电站的受益者,有义务对其经营行为所带来的危险采取必要的防卫和预警措施。三被告虽然已经取得合法手续,但在经营活动中存在不规范之瑕疵,对原告之女儿穆颖的死亡事件有一定的责任,所以应对原告的损失进行适当的赔偿。本案中,被告小山口电站虽然离事发地点最远,但造成穆颖小朋友死亡的发电尾水系其水库放水发电而产生,因为小山口电站放水发电,使事发河段水流速度、流量发生改变,且该电站放水发电在时间上没有规律,何时放水发电下游居民不得而知,不知道危险何时发生。被告王府电站虽然依靠小山口电站发电的尾水发电,但其有一定的库容,因为王府电站的存在,致使小山口电站发电的尾水到达下游的时间发生变化(滞后)。被告上坪电站离事发地点最近,其虽然没有库容,但其改变了水流方向,同样致使上游电站发电的尾水到达下游的时间发生改变;同时,上坪电站离事发地点仅约600米,该电站发电时没有预警,在合理的范围内没有设置警示标志。综上,三被告在穆颖小朋友因溺水身亡的事件中所起的作用相当,应负同等的责任。对争议焦点3,本院认为穆颖小朋友年仅5岁,属完全无行为能力人,其监护人应严格履行监护义务,但在本事件中,穆颖小朋友的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人应尽的义务,是造成穆颖小朋友溺水身亡的原因之一,其应负相应的责任。本院确认原告的损害赔偿范围为:1、穆颖死亡赔偿金115780元;2、丧葬费14546元。以上合计130326元。三被告各负担25%,即32581.5元。另由三被告各赔偿原告精神抚慰金5000元。原告其余损失自负。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六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修水县上坪水电站、被告修水县王府电站、被告江西省修水县小山口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各赔偿原告穆晓林、蒋银花人身损害赔偿款37581.5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936元(原告已预交),由三被告各负担131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廖  祖  全

                                               人民陪审员 黄      平

                                               人民陪审员 匡  俊  发

                                                二○一一年十二月五日

                                               书  记  员 田  晓  燕

庐山市法院网   柴桑区法院网   湖口县法院网   德安县法院网   都昌县法院网   永修县法院网   武宁县法院网
浔阳区法院网   庐山区法院网   彭泽县法院网   共青城法院网   修水县法院网   瑞昌市法院网   庐山法院网 

备案报警
举报电话:0792-7227240
举报邮箱:xsxfy7227240@163.com